家庭环境对朝鲜族大学生职业意识的影响研究

时间:2024-05-21 人气:

摘 要:为了探讨朝鲜族大学生职业意识的情况以及家庭环境对朝鲜族大学生职业意识的影响,对延边大学的在校朝鲜族大学生进行了职业意识的调查研究。得出以下结论:1.当前朝鲜族大学生整体职业意识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在性别、专业、年级、家庭所在地、父亲职业、母亲职业上均存在显著差异。2.当前朝鲜族大学生家庭环境总体在中等偏上水平,在性别、专业、家庭所在地、专业、父亲职业和母亲职业上有显著差异,年级上没有显著差异。3. 家庭环境与职业意识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家庭亲密度与职业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规划之间存在正相关与职业风险存在负相关,独立性与职业兴趣存在正相关,成功性与职业价值观存在正相关,知识性与职业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兴趣、职业规划存在正相关,道德宗教观与职业自我效能感存在正相关,控制性与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风险、职业规划存在正相关。

关键词:职业意识;家庭环境;朝鲜族

1 引言

职业意识(Professional Awareness),是职业人在一定职业环境中所形成的职业认识、理解、情感与态度,是心理素质与思想素质的总和[1]。职业意識是自我意识在职业选择领域的表现,职业意识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大学生的择业态度和择业方式。随着大学生毕业人数的增加,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引起了社会方面的关注。职业意识的不足可能导致学生盲目就业、对工作不满意、职业失败等。在国外,职业意识方面的研究开展较早。职业咨询是在美国最早产生的,现在已形成中小学职业意识的培养、大学生的职业生涯设计发展、社会职业援助三位一体的服务体系。

GINZBERG把职业选择分为三个时期:小于11岁为想象期;11-18岁开始考虑职业所需要的能力和价值;19-21岁为现实期,又分为探索和明朗化两个阶段,经过探索阶段的失败和明朗化阶段的成功经验后,兴趣指向某些明确的职业[2]。家庭中抚养人在学生职业选择的不同时期对其引导,对学生的职业意识有非常重要的影响。随着国家对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重视,很多地区也已经开始重视学生职业意识的培养。根据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中国朝鲜族约有183万人,主要聚集于东北部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文化使得朝鲜族很多家庭的父母在子女年幼的时候,就选择去韩国、俄罗斯等地方打工。这特殊的家庭环境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朝鲜族学生的职业意识,对不同家庭环境下学生职业意识的研究,能够为朝鲜族大学生职业意识的培养提供有针对性和有效性的建议。

2 方法

2.1 被试

采用随机抽样法选取254名延边大学各学院的在校朝鲜族本科生进行问卷调查,其中男生117人,女生137人;家庭所在地为城市的人数184,农村70;大一51人、大二79人、大三71人、大四53人;文科109人,理科145人;父亲职业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60人、企业员工25人、个体64人、出国务工75人、其他30人;母亲职业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56人、企业员工20人、个体61人、出国务工、80人、其他37人。

2.2 研究工具

1.家庭环境量表(FES-CV)

由美国心理学家R.Moss和B.Moss编制,中国学者邹定辉和费立鹏等学者修订,形成了适合我国的家庭环境量表中文版。该表具有较好的判别效度。本研究除去了原量表中的情感表达、矛盾性、娱乐性、组织性四个因子后留下了较代表性较高的6个因子(亲密度、独立性、成功性、知识性、道德宗教观、控制性),每个因素包含9道题,一共是42道题。

2.职业意识量表

2005年杨天武编制的《大学生职业意识因素结构问卷》,问卷共包括六个维度。包括职业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兴趣、职业风险、职业规划六个因素。该量表具有较高的信效度。采用7点评分,从“非常不符合”到“非常符合”分别评定为1-7分,计算每个维度的总分作为各个维度的分数。

2.3 研究过程

采用问卷调查法,给在校朝鲜族大学生发放纸质问卷和网络问卷的方式,获取数据,对数据进行描述统计、相关分析。

3 结果

3.1 朝鲜族大学生家庭环境的特点

对家庭环境及各因素进行差异性检验。结果显示:男大学生和女大学生亲密度有显著性差异(t=-2.212,P<0.05),其中男大学生的亲密度显著小于女大学生。不同的家庭所在地的家庭环境有显著差异,其中居住在城市的大学生亲密度、知识性和控制性都显著高于居住在农村的大学生(t=2.290,P<0.05;t=2.497,P<0.05;t=2.444,P<0.05)。家庭环境在不同的父亲职业之间存在显著的差异(F=5.462,P<0.05),是在不同的母亲职业上差异不显著。

3.2 朝鲜族大学生职业意识的特点

对朝鲜族大学生职业意识的各个方面进行差异检验,结果显示: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和职业风险的等三个因素都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t=2.049,p<0.05;t=1.997,p<0.05;t=3.278,p<0.01;);在不同专业间,只有职业规划有显著差异(t=2.142,p<0.05),其中理科生的职业规划显著高于文科生;从年级方面,在“职业定位”因素上四个年级之间有显著差异(F=5.131,p<0.05),其中大四学生的“职业定位”最高,大一的“职业定位”最低;在家庭所在地方面,只在职业风险上有显著的差异(t=4.173,p<0.05);从父亲职业来看,父亲职业只在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风险和职业规划上都存在显著的差异(F=3.3061,p<0.05;F=3.1941,p<0.05;F=3.0491,p<0.05;F=3.059, 1,p<0.05)。母亲职业只在职业定位和职业风险上存在显著的差异(F=3.725,p<0.01;4.492,p<0.01)。

3.3 朝鲜族大学生家庭环境与职业意识的的关系

对家庭环境和职业意识进行相关分析结果见表1。

从上表1中可以看出:家庭环境与职业意识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亲密度与职业意识、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和职业规划呈现显著正相关,与职业风险呈显著负相关;独立性与职业兴趣呈现显著正相关;成功性与职业价值观和职业意识呈现显著正相关;知识性与职业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兴趣、职业规划、职业意识总分呈现显著正相关;道德宗教观与职业自我效能感呈现显著正相关;控制性与职业定位、职业规划、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风险和职业意识总分呈现显著正相关;家庭环境总分与除了职业风险外的其他5个因素都呈现显著正相关。

4 讨论

4.1 朝鲜族大学生家庭环境和职业意识的特点

因为男生和女生有性格差异,男生一般沉默寡言,反而女生喜歡表达自己的情感、喜欢撒娇等,这可能导致了男大学生亲密度小于女大学生。居住在城市的家庭相对农村来讲幸福指数会高一些相对亲密度也会高一些。相比于农村来说,城市给学生所提供的资源更丰富,城市的很多学校也已经有意识的为学生提供职业方面的培训。在父母职业方面,填写父母职业中为“其他”的多数为“无业”。在朝鲜族家庭中父亲的地位比较高,因此父亲对于孩子的职业选择、职业意识等都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研究结果基本符合大学生的实际情况。在大学里一般男生和女生都有理想,并为此努力的奋斗。男生对自己将来的职业有模糊的定位,从以往的研究中发现,男生在这方面的意识比女生开发的要早,在大学期间积累知识的过程中这个观念逐步清晰。这种观念和知识的积累直接转化为对未来职业能力的信念,即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自我效能感是能力发展的重要因素,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职业定位。职业风险方面男生显著高于女生。这可能是女生更喜欢选择风险比较低,较稳定的工作,但相反男生可能比较喜欢高薪的职业,这种职业一般竞争激烈又有一定的风险。在大学期间真正开始思考就业问题一般在大三阶段,通过大四的实习、见习等接触社会和工作,渐渐对职业有了定位。

4.2 朝鲜族大学生家庭环境和职业意识的关系

研究结果显示家庭环境与职业意识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家庭亲密度反映了家庭成员间互相支持和融洽程度,亲密度越高的家庭职业价值观和职业规划形成正向促进作用。独立性高的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更自信更自强,能够做到独立自主的学生更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和兴趣,这种学生职业兴趣会更高。家庭成功性反映了家庭成员将一般性活动,如上学和工作变为成就性或竞争性活动的程度。成功性高的学生竞争性会更高,相对职业价值观也会更高。知识性越高的家庭,大学生的职业意识也相对会更高,一个家庭知识性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影响孩子对未来知识的追求、对经济的兴趣、对文化的理解。家庭道德宗教观反映了家庭成员对社会理论道德和社会价值的重视程度,在一个高道德观家庭环境中长大的学生更加遵守社会公德,使命感更强,更高尚,更有信念,在这种家庭环境中成长的学生职业自我效能感也会更高。控制性高的家庭中成长的学生性格上会更加的严谨,职业的规划和职业风险方面也会更谨慎,职业自我效能感和职业定位相对也会高,因此要提高大学生的职业意识不能忽略家庭控制性。

5 结论

1.当前朝鲜族大学生整体职业意识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在性别、专业、年级、家庭所在地、父亲职业、母亲职业上均存在显著差异。

2.当前朝鲜族大学生家庭环境总体在中等偏上水平,在性别、专业、家庭所在地、专业、父亲职业和母亲职业上有显著差异,年级上没有显著差异。

3. 家庭环境与职业意识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家庭亲密度与职业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规划之间存在正相关与职业风险存在负相关,独立性与职业兴趣存在正相关,成功性与职业价值观存在正相关,知识性与职业价值观、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兴趣、职业规划存在正相关,道德宗教观与职业自我效能感存在正相关,控制性与职业自我效能感、职业定位、职业风险、职业规划存在正相关。

参考文献

[1]王进,施霞.大学生职业意识现状调查及培养对策[J].职业咨询,2009,11(9):69-71

[2]杨天武.大学生职业意识因素结构探究[D].苏州:苏州大学,2005:1-51

通讯作者

陈玉佩(1988-),女,汉族,山东青岛人,助教,心理学硕士,延边大学师范学院,研究方向:教育心理学。

相关文档:
好家长杂志2020年7期目录
好家长杂志2020年6期目录
浅析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培养学生隐喻思维能力的必要性
血站内部档案交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试论技工学校体育教学的现状及改革
浅析水利档案管理工作规范化及其加强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