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

时间:2024-05-21 人气:

摘 要:本文基于胡波的假设浅析了汉语的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首先基于相关理论对汉语的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进行了区分。然后指出了理论基础的不足之处,最后提出一个新的假设以更好地区分汉语的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以期对对外汉语教学有所启示。

注:2013年校青年基金课题:英汉关系分句分类的最简方案研究及其应用。课题编号13QN54

1 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的区分

很多学者对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的区分进行了研究。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达成一致观点。因此,本文基于胡波的一个假设分析了一些典型的例子,试图找到一个更妥当的方法来区分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

1.1 胡波的理论

(1) Specifying [R] on DPs (1a). Lexical DP, pro=>[=+R](1b). PRO=> [-R] (Hu, 2007)

(2) R-assignment Rule (revised)

For Xo [αT, βModal] ∈{Io, Co…}:

a. Ø- →[+R]/Xo[_], if α=β= ‘+’

b. Ø- →[-R]/elsewhere(Hu,2007)

(Hu,2007)

1.2 基于胡波的理论对汉语限制性从句和非限制性从句的区分

根据胡波的理论,下面的例子都属于汉语空语类的范畴。

(4)他爬上树e摘苹果。 (5) 他们说 e (6)团长命令战士们 e 冲锋

(7) 我告诉他e走.上面例子中的“ e”就是empty category,即空语类。但是,例(5)和例(7)中的空语类跟(4)和(6)中的空语类不同。下面基于胡波的理论来详细分析上面的几个例子。首先来看(4),加上时间副词“可能”和“马上”以及情态词“能”、”会”后,句子变成如下:(8) a. 他爬上树可能/马上 e摘果子。(8)b. *他爬上树 能/会/ e摘果子。( 8a)是合乎汉语语法的正确句子,但是(8b)不正确。由此我们不难得出:例(4)中的从句的中心语具有[+Tense,-Modal]特征。而根据胡波的假设(2),例(4)中的空语类具有[-R]特征,而这个特征不能解释。根据胡波的假设(1),例(4)从句中的空语类只能是PRO,只有PRO此能核查[-R]这个不可解释的特征。故(4)的逻辑形式如下:(9)他爬上树PRO 摘果子。通过分析(4)后,我们又提出了一系列问题:(5) 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分析?如果可以,那结果会是一样的吗?下面我们用同样的方法来分析例(5)。首先在(5)的从句中加上时间副词“明天”得到(10a)(10a)他们说 e 明天走.显然,(10a)合乎汉语文法。我们再在(5)的从句中加上情态词: “能”和“可以”,得到(10b)他们说明天能/可以走。(10b)也是正确的。因此可以得出(5)从句中的中心语既具有[Tense]特征,也具有[Modal]特征。由于从句的时态特征具有独立性,所以从句的中心语[Tense]也是独立的,而情态词也能放在从句中,所以(5)中从句的中心语具有[+Tense, +Modal]特征,根据(2),(5)的中心语具有[+R]特征,这个特征也是不能解释的。这个不可解释的特征只能被限定短语或从句中的隐主语pro核查掉,而(5)从句中的主语已经是空主语了,故只能是隐主语pro了。到此,我们又有疑问了。为什么汉语中同样的结构,从句空主语的类型会不一样呢?到底是什么引起了他们的不同。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不难得出如下结论:从句的中心语的不同特征导致了从句空主语类型的不同。

汉语中还有一类典型的空主语结构---兼语结构。如上面的例(6)就是典型的兼语结构。那么兼语从句中的空语类又该如何划定类型呢。下面用同样加入时间副词和情态词的方法来分析例(6),分别得到(11a)和(11b)。(11) a. 团长命令战士们e 现在冲锋.(11)b. *团长命令战士们e *能/*可以冲锋.(11a)完全正确,而(11b)却不合法。故得出如下结论:例(6)从句的中心语具有[+Tense,-Modal]特征,又根据(2),我们认为(6)从句的中心语具有不可解释的特征[-R],即从句的的空主语是PRO.现在我们来看例(7)。(7)也是个兼语结构,我们也在其从句中加入时间副词和情态助词,得到(12)我们告诉她 [e 明天能/可以/走。(12)是正确的,所以(7)从句中心语具有[+Tense, +Modal]特征,又根据(2), (7)从句中的主语具有不可解释特征[+R],而 [+R]只能由限定短语DP或者隐主语pro核查掉,因此,(7)从句中的空主语只能是隐主语pro。

3 结论及理论修正

3.1 结论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结论:(i)[Tense, Modal].区这对特征可区分汉语限定从句和非限定从句。(ii)‘PRO’ 和 ‘pro’可以在同样的结构中出现。(iii)汉语空主语的允准条件如下:(13)For Xo [αT, βModal] ∈{Io, Co…}:(13a). pro- →[+R], iffα=β= ‘+’;(13b)PRO- →[-R], iff α= β=‘-’ or α≠β

3.2 修正(i)

(i)中的tense是时态,如果这样的话,就承认了汉语是有时态的语言,这与汉语是非时态语言相悖,故本文作者将tense改成time,即[+Time, +Modal]特征。

Refernces

[1] 胡波.论汉语的控制结构[D]. 湖南:湘潭大学,2007.

[2] Chomsky, Noam. Lectures on Government and Binding [M].Dordrecht: Foris Publications, 1981:55, 17-354.

[3] Chomsky, Noam. Knowledge of language: Its nature, Origin and Use [M]. New York: Praeger Publishers, 1981a:55.

[4] Charles, Li & Thompson Sandra. Mandarine Chinese: A Functional Reference Grammar [M].Berk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81.

相关文档:
好家长杂志2020年7期目录
好家长杂志2020年6期目录
浅析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培养学生隐喻思维能力的必要性
血站内部档案交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试论技工学校体育教学的现状及改革
浅析水利档案管理工作规范化及其加强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