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要分析《欲望号街车》中布兰奇徒劳的自我救赎

时间:2024-06-20 人气:

摘 要:美国著名戏剧家田纳西·威廉斯的《欲望号街车》描述了女主人公布兰奇在当时残酷的社会现实中,人生所经历的从沉沦到自我救赎,最后在绝望中灭亡的过程。布兰奇到新奥尔良拜访妹妹斯蒂拉是布兰奇自我救赎行为的开端。她饱含着重拾人生价值的希望,最终却成为了当时男权社会中形形色色扭曲欲望的陪葬品。徒劳无功的自我救赎将她推向了深渊。

关键词:欲望号街车;布兰奇;自我救赎

《欲望号街车》作为田纳西·威廉斯的代表作,其主人公布兰奇也与作者其他作品中的女性角色相似——脆弱、孤独、缺乏安全感,只能依靠空洞的回忆和对未来虚无缥缈的幻想获得心灵上的安慰。布兰奇因为家族落寞,亲人辞世,爱情失败而选择了放纵自己去麻痹神经,获得短暂的满足感。最终,在家乡声名狼藉的她只能投奔新奥尔良的妹妹斯蒂拉。在新的环境中,布兰奇遇到了斯蒂拉丈夫的好友米奇,并积极示好,希望能在他那里找到归宿,完成对自己的救赎。但是与妹夫斯坦利的矛盾最终扼杀了她与米奇的姻缘。斯坦利公开了她劣迹斑斑的过去,并且强暴了她,致使布兰奇的精神世界彻底崩塌,并被送到了疯人院,彻底将布兰奇推入了深渊之中。《欲望号街车》是一部女性的悲歌,也是对男权社会的控告。主角布兰奇在剧中体现出的虚伪与优雅,放荡与纯洁,希望与绝望等双重性格真实反映了人类在梦碎之后面对现实所体现的性格弱点。

1 从失去到堕落

对布兰奇这种感性的女性来说,过去的事情总会对现实的生活起到很大的作用,比如亚伦的自杀,亲人的接连辞世等。“死亡的对面就是欲望。这里的欲望不仅指肉欲,也含有保护、温暖、安全、理解的意义”。她开始背弃南方传统的教条,放纵情感和肉欲。她认为这些可以用来填补精神上的空虚。“她搬到了... ...一个二等旅馆,那儿的好处就是私生活不被干涉,它已经见识到了形形色色的过路客... ...”。布兰奇自我沉沦,甘于堕落,使日后的生活更加的凄惨。在片刻的麻痹之后,她沦为了男权社会扭曲欲望的殉葬品,精神上愈发空虚,在即将走投无路的时候,她开始渴望一个新的生活,于是开始了自我救赎。

2 从掩饰到自我救赎

怀着对爱情、家庭的希望,布兰奇前往新奥尔良投奔妹妹斯蒂拉。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旅行,更是对不堪回首的过去的告别,是对新生活的尝试。这也是这部作品的开头。而布兰奇出场的第一句台词就预示着她的悲惨命运——“他们告诉我乘坐欲望号街车,经过月湖夜总会和火烈鸟旅馆,再转乘墓地号街车,经过六个街区下车,就可以到达天堂的乐土了”这句话揭示了布兰奇一生的经历和之后悲惨的结局。

之后布兰奇一身洁白,出现在了妹妹家里,破旧的公寓让她与环境格格不入。布兰奇试图用白色的衣装来衬托出自己高贵典雅的南方淑女气质。但是白色也是最容易被玷污的颜色。布兰奇虚伪的纯洁在白色的掩饰下不堪一击。

布兰奇对于洗澡也近乎于痴迷,这归根结底也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希望用水来冲洗掉身上的污秽,进而使灵魂得到净化。也只有在沐浴的时候她才能逃避自己肮脏不堪的现实,,这也恰好反映出了布兰奇心中挥之不去的罪恶感和对于自我救赎的渴望。和之前的放纵生活一样,沐浴也只能带给布兰奇短暂的逃避和安慰,不能带给布兰奇真正的救赎。除此之外,昏暗的光线也是布兰奇最好的掩饰。她总是喜欢生活在昏暗的环境里,不愿将自己衰老的容貌暴露在他人的视野之中。黑暗的环境成了布兰奇最后一丝自尊的庇护所。

3 从幻灭到绝望

在布兰奇的一生中充斥着幻想与现实、肉体与灵魂、欲望和死亡的冲突。她是一个被男权社会抛弃的卑微的女性。在每一次的绝望中都显得孤立无助,迷失方向。她最初的骄傲,在于繁荣的贝尔里夫庄园,在南北战争之前,种植园经济的繁荣成为了南方贵族的骄傲,布兰奇也深受父辈的影响,对一切持有藐视的态度,甚至对于妹妹与出身卑微的斯坦利的婚姻也不屑一顾。然而随着庄园土地的日渐缩小,家庭成员的陆续离世,父辈辉煌不再,而她回天无力,使她失去了骄傲的资本。

失去了庇护所的她将希望寄托在了年轻俊朗,富有诗人气质的亚伦身上。在亚伦那里,布兰奇找到了极大的幸福感。然而世事难料,布兰奇无意中发现她心中完美的亚伦竟然是一位同性恋者。这也使布兰奇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成为了泡影。亚伦的死成为了布兰奇生活的十字路口,她发现不论是“父权”还是“夫权”都无法给她庇护。于是就走上了人性的另一个极端:堕落。

在新奥尔良,新的生活还未开始,布兰奇就遇到了对立者斯坦利。斯坦利持有着十分强硬的男权意识,布兰奇的藐视和言语的伤害严重挑衅了他在他的王国中的地位。于是斯坦利便发起了疯狂的报复:揭露她肮脏的过去;拆散她与米奇的姻缘;给她会劳瑞尔的单程车票;在妻子住院的时候强暴了布兰奇,并且最终把布兰奇送进了疯人院。

米奇是布兰奇在新奥尔良新生活唯一的希望,米奇能够让她联想到已经逝去的亚伦,让她在恍惚之中似乎还能感受到亚伦的存在。更重要的一点是米奇可以帮助她摆脱斯坦利。然而布兰奇无法掩盖自己的过去,米奇最终遵循了自己的自尊心,让布兰奇彻底崩溃。结局是凄惨的,布兰奇历经所有的苦难所找到的“天堂”只不过是在阴暗中借助酒精幻化而成的“地狱”,这也让她最终陷入绝望。

4 结语

布兰奇是时代更迭的牺牲品,也是男权社会的陪葬品。布兰奇始终把自己对生活的美好寄托都放在男人身上,生活的艰难和对死亡的恐惧都迫使她将自己从一个男人传递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中,自己却难以得到真正的幸福。灵魂的孤独,最终让一个高贵的那方淑女沦为荡妇。在男权的一次次打击中,她试图自我救赎,却徒劳无功继续绝望。这也给了现代女性一个启示:把命运放牢牢攥紧在自己手中,爱慕男性但决不可依赖男性;不要沉迷于幻想,要在现实中找到自己的价值。

参考文献

[1]刘旭武.论《欲望号街车》中的性别统治[J].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07(2).

[2]田纳西·威廉斯.外国当代剧作选:3[M].东秀等译.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92

[3]彭娜.抗拒与吸引 对立与融合——对《欲望号街车》中布兰奇悲剧命运的再思考[J].广州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5(3).

[4]许美珍.《欲望号街车》中的象征主义[J].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6)

相关文档:
好家长杂志2020年7期目录
好家长杂志2020年6期目录
浅析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培养学生隐喻思维能力的必要性
血站内部档案交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试论技工学校体育教学的现状及改革
浅析水利档案管理工作规范化及其加强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