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后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与中方立场

时间:2024-06-23 人气:

摘 要: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核心目标及其主要内容的设定,已经成为各国争议的焦点。此外,中国对SDGs的态度和立场也是国际社会的关注点。本文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讨论。

关键词: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MDGs)将于2015年到期,制定2015年后的全球发展目标成为当前全球发展领域最重要的政策议题。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提出将制定一套以MDGs为基础、以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 关于SDGs的核心目标及其主要内容的设定,已经成为各国争议的焦点,目前全球并未达成最终的结果。近几年来,中国等新兴大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因此,中国对SDGs的态度和立场也成为国际社会重要的关注点。

SDGs的设定,首先是其与MDGs之间的关系问题,即SDGs的核心目标是什么?它是否会超越甚至背离MDGs的减贫目标?其次,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内涵和侧重点问题。可持续发展理念来源于1992年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理念,在2012年“Rio+20”峰会上,联合国呼吁各国建立以MDGs为基础、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然而,可持续发展理念包括经济、社会和环境可持续发展三个维度,应该以哪个维度为核心、如何协调三者之间的关系,对于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而言,其侧重点有所不同,这就使得不同地区和主体对SDGs的立场和看法存在很大分歧。

目前联合国各成员国已经基本达成共识,认为SDGs应该以可持续发展为核心,以彻底根除贫困为优先。对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来说,由于其无法按期完成MDGs,继续实施MDGs特别是其减贫目标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因此,发展中国家往往强调消除贫困在SDGs中的优先地位。

尽管在消除贫困问题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基本达成了共识,可持续发展理念也被各国所认可,但双方对待可持续发展的侧重点却分歧很大。这种分歧深刻地反映在双方对待“绿色经济”的态度上。总体来讲,对于“可持续发展背景下的绿色经济”,发达国家更为关注环境保护,而发展中国家最关心的则是经济发展。对于发达国家而言,“绿色经济”仅仅是原有工业设施和技术的绿色化改造问题,而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则要同时完成工业化和绿色化,这对于尚未解决贫困和温饱问题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无疑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因此,发展中国家认为,SDGs应该将经济可持续发展置于优先位置,确保三者之间的均衡发展。

在主要内容方面,SDGs不可能完全脱离1992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千年发展目标,更大可能是两者的结合及进一步改进。具体来讲:第一,指标适用性方面。1992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本身并未对指标进行量化,这给予各国极大的自主权,却无法确定各国的责任和义务,因而也无法评判指标的适用性;MDGs给所有国家制定了完全相同的目标和衡量标准,这既缺乏对发达国家的激励也忽略了最不发达国家的发展能力,因而是不切实际且有失偏颇的。未来的SDGs应真正具有全球性和适用性。一方面,在相关准则和指标设计上应应用性HO达成全球性的最低共识;另一方面,应在此基础上根据不同国家的发展水平细化出不同的等级,使各国能够充分考虑自身环境来制定自己的发展目标。第二,指标全面性方面。1992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几乎囊括了可持续发展的所有方面,可以为SDGs的指标选取提供参考,但也存在目标分散化的缺陷;MDGs高度重视减贫,却难免忽略对其他经济、社会、环境指标的关注及各目标之间的衔接。 因此,SDGs既要尽可能顾及现有的经济、社会、环境发展问题,又要突出重点。第三,指标可操作性方面。SDGs应改变1992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和MDGs那种自上而下的目标制定和推进方式,充分考虑那些直接受影响的弱势群体的利益和参与,并据此制定具体的执行方法和路径,使其更易于操作和监测。

综上,,世界各国均意识到原有的MDGs存在诸多不足,必须改进;但是,各国很难就一个统一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达成共识。为了尽可能获取国家层面的政治支持,SDGs不可能完全脱离MDGs而设定,而必须考虑MDGs的目标设定和实施经验,并结合2012年“Rio+20”会议所强调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在两者的基础上兼顾各地区、各国的发展能力和发展问题,进而形成综合性的指标框架。

作为一个发展中新兴大国,中国具有特殊的双重身份,在国际社会其既要代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根本利益表明立场,又要以大国心态承担国际责任。首先,应坚持将消除贫困和促进发展作为SDGs的核心。SDGs应该建立在MDGs的基础上,一些尚未实现的MDGs应继续作为SDGs的内容;同时,SDGs应坚持与时俱进,体现新的全球性挑战。其次,应坚持发展模式多样化原则。SDGs应在自愿的基础上适用于全球各国,作为未来国际发展合作的指导和各国制定国家发展战略的参照;同时应具有灵活性,充分考虑到各国不同的国情、能力和发展阶段,尊重其国家发展政策和优先目标。再次,坚持协商一致的原则,充分发挥联合国的核心领导和组织协调作用。中方强调,SDGs的有关磋商进程应在联合国框架下进行,应强化联合国的政策指导和统筹协调职能,协调指导各有关机构、多边机制和条约机制,采取步调一致的措施,推进国际发展合作。

展望未来,全球可持续发展进程需要中国的积极参与,而中国要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也需要世界的支持。一方面,中国应逐渐由过去侧重强调在全球可持续发展中“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向既坚持“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又重视“共同的责任和义务”转变;另一方面,要继续坚持发展中国家的根本立场,承担与我国发展能力相适应的国际责任,尽力而为、量力而行,适度参与国际环境与发展以及可持续发展进程。

相关文档:
好家长杂志2020年7期目录
好家长杂志2020年6期目录
浅析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培养学生隐喻思维能力的必要性
血站内部档案交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试论技工学校体育教学的现状及改革
浅析水利档案管理工作规范化及其加强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