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英语合同语法隐喻研究

时间:2024-07-09 人气:

摘 要:语法隐喻能增加语篇的信息浓密度,增强语篇的技术性、客观性以及语篇衔接功能,在商务英语合同中大量存在。本文根据韩礼德1996年后修正语法隐喻理论的主要内容,统计分析36篇商务英语合同中语法隐喻的种类及分布,并得出相关结论(本文原刊于煤矿开采2014年11月)。

关键词:商务英语合同;语法隐喻;种类;分布

注:本文系《2011年新世纪广西高等教育教改工程项目》重点项目“基于北部湾经济区外向型人才需求的英汉翻译课程体系改革与实践”(项目编号2011JGZ114)研究成果之一。

近年来国内外不少学者致力于韩礼德学派“语法隐喻”的研究,其成果亦蔚为壮观。其中不少学者将语法隐喻与不同文体,尤其是科技语篇结合起来研究,认为语法隐喻有助于增加科技语篇的信息浓密度,增强语篇的技术性、客观性以及语篇衔接功能,使科技语篇更具理性色彩等。作为具有法律效力的事务文体,国际商务合同与科技语篇一样,具有构词准确、结构严谨、语气正式、表达抽象、简洁、客观以及信息密度高等特征,语法隐喻的应用正是突出这种文体特征的有效手段。商务英语合同种类较多,分布较广,具有鲜明的特点。

1 语法隐喻分类

语法隐喻是“表达意义的一个变体”[1]。一种语义构型可以有一致与非一致体现,而语法隐喻就是语义选择的非一致体现[2]。在1985年发表的《功能语法导论》一书中,韩礼德首次提出语法隐喻的问题并把语法隐喻分成概念语法隐喻与人际语法隐喻两大类。之后,马丁补充了语篇隐喻。接着,在此后发表的一系列论文中,韩礼德又修正了其语法隐喻模式,重新把语法隐喻分成13类,即1:

① quality → entity: Epithet = Thing; e.g. deficient →Deficiency

② process → entity: (i) Event = Thing; (ii)Auxiliary (tense, phase, modality) = Thing; e.g. (i) fail → failure; (ii) will/be going to → prospect, should →obligation

③ circumstance → entity: Minor process → Thing; e.g. to → destination

④ relator → entity: Conjunctive = Thing; e.g. so →cause/proof

⑤ process → quality: (i) Event = Epithet; (ii) Auxiliary (tense, phase, modality) = Epithet; e.g. (i) accept → acceptable; (ii) must/will (always) → constant, was/used to → previous

⑥ circumstance → quality: (i) Manner =Epithet; (ii) Other = Epithet; (iii) Other = Classifier; e.g. (i) [concluded] hastily → hasty [conclusion]; (ii) [negotiated for a long time] → lengthy negotiation, (iii) [damaged] on the surface → surface [damage]

⑦ relator → quality: Conjunctive = Epithet; e.g. so → resulting

⑧ circumstance → process: Minor process = Process; e.g. instead of → replace

⑨ relator → process: Conjunctive = Event; e.g. then → follow, so → cause

⑩ relator → circumstance: Conjunctive = Minor process; e.g. when → in times of / in times, if → under conditions of / under conditions

? [zero] → entity; e.g. the phenomenon of

? [zero] → process; e.g. occurs/ ensure

? Entity → [expansion]: Head = Modifier; e.g. the government [designated] → the government’s [designation], [a designation] by the government, [a] governmental [designation]

在上述的13类语法隐喻中,性状、过程、环境成分、连接成分、无人称形式等可以向个体转换;过程、环境成分、连接成分、个体等可以向性状转换;环境成分、连接成分、无人称形式等可以向过程转换;连接成分可以向环境成分转换[3]。

从词性转换的角度可以把上述13种语法隐喻归类为四大类,即名词化、形容词化、动词化和副介词化等结构,如下表:

2 数据收集与分析

2.1 资料收集统计与分析

为确保数据的普遍性及准确性,笔者共收集了36篇标准且具代表性的商务英语合同进行分析。合同形式多样,内容涵盖多个领域,如:独家代理协议、包销协议、国际货物买卖合同、来件装配合同、货运代理合同、合资经营企业合同、合作经营企业合同、补偿贸易合同、融资租赁合同、国际技术咨询服务合同、技术转让和设备材料进口合同、劳务合同、外包合同等等。所有合同均由欧美、澳大利亚、新加坡、香港、日本等国家的司法机构提供,由正规的出版社发行,具有较高的权威性。

根据合同难易程度及正式程度, 36篇商务英语合同分为以下三类,如表中所述。

每一类均包含12篇商务英语合同,其中第一类合同正式程度最高、最难理解,其总字数、句子总数、句子总字数及平均每句的字数最多,平均合同总值也最高。相对而言,第二类及第三类合同各项指数依次偏低,具体数据详见表2。

2.2 数据统计及分析

1.语法隐喻在商务英语合同中的种类

通过统计和分析研究36篇商务英语合同中语法隐喻的现象,商务英语合同中语法隐喻种类可归纳如下: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除了第?及?类语法隐喻外,其他9类语法隐喻都在商务英语合同中或多或少地存在。并且商务英语合同中存在着三种特殊的语法隐喻现象,即:缩略语的名词化现象,古体词的副介词化现象,以及被动语态的形容词化现象。

其一,商务英语合同中的外贸专业词汇及缩略语可看作商务英语合同中一种特殊的名词化现象,例如:

(1)through bill of loading → TBL (联运提单)

(2)I owe you → I.O.U.(借据)

(3)instant → inst.(本月)

在上述例子中,介词短语 “through bill of loading”被转换为名词性的缩略语“TBL (联运提单)”,属第③类语法隐喻;小句“I owe you”被转换为名词性的缩略语“I.O.U.(借据)”,属第②类语法隐喻;形容词“instant”被转换为名词性的截短词“inst.(本月)”,属第①类语法隐喻。

其二,商务英语合同中由两个以上介词共同构成的复合式古体词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副介词化现象,例如:

(4)in a proceeding part of this contract → hereinbefore(在上文)

(5)of this contract → whereof(以此、关于此合同)

(6)under that contract → thereunder (在其项下)

在商务英语合同中,“here”、“where””指“this contract”,“there”指“that contract” [4]。因此,“hereinbefore”意为“in a proceeding part of this contract”,下同。古体词的构成体现是的介词短语的副介词化现象,属第? 类语法隐喻。

最后,商务英语合同中有大量由被动语态转换的过去分词短语可以看作一种特殊的形容词化现象,例如:

(7a)This contract contains terms and conditions

(7b)terms and conditions which are contained in this contract

(7c)terms and conditions contained herein.

译文:合同条款

在上述例句中,(7a)包含了表示过程的动词“contains”,在(7b)中被转换为含有被动语态的定语从句“which are contained”,并(7c)中被进一步转换为隐喻式的过去分词“contained”,用以修辞名词“stipulations”。在此过程中,出现了过程“contains”向性状“contained”的转换,即被动语态的形容词化现象,属第⑤类语法隐喻。

正如汤普森所言,“我们不应简单地判断某一意义表达为一致式或隐喻式,一致式与隐喻式存在的是‘度’的区别。我们应该说该意义表达隐喻度更高或更低些。” [5]三种特殊的语法隐喻现象正好印证了韩礼德1996年后修正语法隐喻理论的包容性与系统开放性。

2. 语法隐喻在商务英语合同中的分布

隐喻化成分的含量体现了语篇的隐喻度(metaphoricity),隐喻度随着组合维度复杂性的增加而上升[6]。本文以一个隐喻化成分,即成分层面上各种隐喻方式的一次出现为一个单位的隐喻度,统计分析36篇商务英语合同中语法隐喻的分类方法如下:

(8a)If Party A fails to perform the duties which are contained in this contract, Party A shall notify Party B of that case on time and shall designate another engineer instead of the engineer mentioned above to go on to perform the duties.

(8b)Party A, in case of its failure to perform the duties contained herein, shall

⑩-1 ②-1 ⑤ (i)-1 -1

make timely notification to Party B thereof and shall designate another engineer in lieu of

⑥-1 ②-2 -2

the aforesaid engineer to proceed with performance of the duties.

⑤ (i)-2 ②-3

译文:如果因故不能履行义务时,甲方应及时通知乙方并另行指派工程师接替执行职务。

在隐喻式(8b)中发生了多种语法层次的词类转换:1) 由表示过程的动词“fails”、“notify”、“perform”等分别转换为表示个体的名词,“failure”、“notification”及“performance”;2) 由表示过程的动词短语“mentioned above”转换为表示性状的形容词“above-mentioned”或“aforesaid”,由小句“which are contained”转换为形容词“contained”;3)由表示环境成分的介词短语“on time”转换为表示性状的形容词“timely”;4) 由表示环境成分的介词短语“in this contract”及“of that case”分别转换为副词 “herein”及“thereof”;5) 由表示连接成分的连词“if”转换为表示环境成分的介词短语“in case of”。

在(8b)中,成分层次上各种隐喻方式的一次出现被标记为一个单位的隐喻度,例如②-1表示第②类语法隐喻的第一次出现,而②-2则表示第②类语法隐喻的第二次出现。如此方式,各类语法隐喻的总隐喻度得以统计分析如下:

从上表可以看出,1)合同的正式程度与复杂程度越高,其语法隐喻度越高。2)从第一类商务英语合同到第三类商务英语合同存在着一种“去隐喻化”的趋势,即趋向于用简单质朴的语言及一致式语言提高人们对合同内容的理解。3)除了第 ?及?类语法隐喻外,其他9类语法隐喻都在商务英语合同中或多或少地存在,其中第②类语法隐喻出现频率最高,其在所有类型的合同中出现的比率为7.44%,其次是第①、⑤、③、④、⑥、 ?、?、⑧、⑩、⑦及⑨类语法隐喻。4)在以词性转换为分类的语法隐喻当中,名词化程度最高(占11.33%),其次分别是:形容词化(3.33%)、副介词化(1.23%)和动词化(0.36)。

3 结论

关于韩礼德1996年后修正语法隐喻理论的主要内容,国内外不同的学者有着不同的解读。韩礼德把语法隐喻重新分为13类,倾向于用“语法隐喻”指称所有级转移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扩展了语法隐喻的概念外延,更符合人类认知的发展模式。本文在韩礼德13类语法隐喻的基础上,进一步把语法隐喻分成名词化、形容词化、副介词化和动词化四大类,并以此为依据统计分析商务英语合同中语法隐喻的种类及分布。据分析,除了第?及?类语法隐喻外,其他9类语法隐喻都在存在于商务英语合同中,并且商务英语合同中存在着三种特殊的语法隐喻现象,即:缩略语的名词化现象,古体词的副介词化现象,以及被动语态的形容词化现象。商务英语合同的正式程度与复杂程度越高,其语法隐喻度越高。语法隐喻增加了商务英语合同的阅读与理解难度,因此,合同当事双方及撰写者应努力学习、学会灵活运用和解读商务英语合同中的语法隐喻现象,提高合同理解的能力及撰写水平。(本文原刊于煤矿开采2014年11月)

注释

数字①-?分别代表13类语法隐喻,下同。上述分类转引自严世清,2003。同时,笔者通过举例对13种语法隐喻加以解释说明。

本表转引自金娜娜,陈自力:2004,有增减。

参考文献

[1]Halliday, M. A. K..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M]. London: Edward and Arnold, 1985/1994: 342.

[2]熊学亮,,刘东虹.英语学习中语法隐喻的迁移.外语教学与研究[J],2005年第2期:100.

[3]严世清.语法隐喻理论的发展及其理论意义.外国语[J],2003年第3期:51-57.

[4]葛亚军,齐恩平.《合同英语》[M].天津: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2002: 49.

[5]Thompson, Geoff. Introducing Functional Grammar[M].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0:165

[6]金娜娜,陈自力.语法隐喻的认知效果.外语教学与研究[J],2004年第1期.

相关文档:
好家长杂志2020年7期目录
好家长杂志2020年6期目录
浅析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培养学生隐喻思维能力的必要性
血站内部档案交接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试论技工学校体育教学的现状及改革
浅析水利档案管理工作规范化及其加强措施